• 2016-10-17

    红军后人谈父辈——父 亲 李 根 义(李枝青)


    ​我的父亲李根义,1922年出生于四川省仪陇县,父母都是贫苦的农民,深受剥削阶级的压迫。 1933年,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工农红军所向披靡,解放了仪陇县、苍溪县、巴中县等,建立了大巴山革命根据地,土豪劣绅望风而逃,被压迫在最低层的贫苦大众纷纷起来革命,青壮年都积极踊跃地参加了工农红军。
  • 2016-10-17

    红军后人谈父辈——我 的 父 母 亲(马宝珍)


    ​我叫马宝珍,今年59岁,老家在阿坝县甲康坝,现在住在下载千赢PT客户端镇查北村。父亲叫马承义,母亲叫王三妹,都是回族人。兄弟姐妹4人,2个哥哥,1个姐妹。大哥早就去世了,二哥叫马国民,姐姐叫马桂香,二哥马国民不是我们的亲哥哥,是我父母抚养的红军后代。这里面有一个感人的故事,让我给你们慢慢地讲。
  • 2016-10-17

    原四土苏维埃政权成员和知情老年人忆长征——鱼 水 之 情


    ​草登公社斯鸟大队一队七十四岁的女社员泽郎老人深情地回忆了她四十七前前同红军交往的一段终身难忘的历史。她说: 47年前,正当我跨进17岁门槛的时候,扛着火红大旗的工农红军就从下阿坝经科拉机来到草登,我从未见过这样多的人,这样纪律严格,秩序井然的队伍。我作为投奔红军的女代表去归顺了红军。
  • 2016-10-17

    原四土苏维埃政权成员和知情老年人忆长征——血 的 启 迪


    红军来草登时我已18岁,我参加了游击队,给我发了军装及枪支,我父亲是一个红军的什么官(笔者按:或许就是苏维埃主席)给红军带过路,尕秋里大队的罗尔伍是红军的通司,代基三队的让央是红军的保管员,红军走后,反动势力猖狂反扑过来,罗尔伍被吊在寺庙门口,被折磨得皮开肉绽,死去活来,多亏乡亲们打救未死。我父亲及让央则经过非人的折磨,仍坚贞不屈,最后残遭杀害,他们的血流在了生长自己的土地上。
  • 2016-10-17

    原四土苏维埃政权成员和知情老年人忆长征——一个游击队排长的回忆


    ​1935年正当割麦子的时候(约是在7月份)红军大部队来到了我们哈飘村,当时我年方18岁,全村人都逃到山上,过了一段时间,传闻红军已在松岗建立了苏维埃政权,主席是莫斯都村的巴格斗生根,副主席是哈飘村的尕扎生根,委员有哈飘的科斯甲汉乒等人,经他们上山宣传红军的政策后,村民陆续回到了故园。红军待人和气,深入宣传革命道理,军民间的隔阂逐步消除,约过两个月后,我参加了游击队,后提升为排长,我们的任务是给红军当向导、翻译等,我随红军到过白湾石广东,在那里住了五天,又返回松岗给红军抬皮船,后因我们排的士兵不断逃跑而散。
  • 2016-10-17

    原四土苏维埃政权成员和知情老年人忆长征——烈士女儿的回忆


    ​我现年68岁,红军到松岗时21岁,我父亲叫周长生,是给红军带路的,当过红军的通司,到大坝口及松岗各村宣传红军的革命道理,是反动地主的眼中钉、肉中刺,红军走时父亲和一个叫伍阿辉的人随军走了,后牺牲在金川,民政局发了烈士证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