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四土苏维埃政权成员和知情老年人忆长征——罗日•三郎的回忆

罗日三郎系党坝公社果尔维大队人,生于1918年,是红军长征过党坝时期的“革命军”战士,下面是他对这段历史的回忆。
当我还是个四、五岁的孩子时,反动土司、地主就开始向百姓宣传,“汉人快要到了,他们是要吃人的,谁不跑,谁就要被掉”等,他们还恶狠狠地警告百姓,“谁敢跟汉人跑,我们就要挖他的眼睛,剥他的皮,就要斩草除根”等。当时的百姓惶恐不安。
约在1934年5、6月间的一天,全村正在集中念经,就听说红军已到金川边界,在一片恐慌中,全村八十多户四处逃散了。当时,我们八、九家人逃到牧场上,整日躲在密林里不敢露面,过了二十来天,红军就开始搜山,大、小金人就用藏话向我们宣传:“红军是救穷人的,要你们回家安居乐业”。这了近一个月,我父亲、舅舅和几个喇嘛商量去投红军。父亲等人手捧哈达去见红军,红军待他们很和气,就这样,我们八、九家回到了家,此时,红军已在果尔维周围修筑了工事,大小路口设了岗哨,全村的墙壁上帖满了五颜六色的标语。
过了几天,我们就带领红军去寻找逃散了的人,经过十几天宣传,百分之七、八十的人相继回了家。此后,红军就开始访贫问苦,成立苏维埃政权,苏维埃主席是我父亲维里阿金,副主席是塔各布格西,委员、代表数人(已忘却姓名)苏维埃政权成立后就给农民分土地,分配方式是按当时的实有人口平均分配,红军在果尔维住了三个多月就翻二毛山到卓克基。
未投红军的反动家伙们闻讯红军已离开果尔维后,气势汹汹地返回果尔维,正向苏维埃政权猖狂倒算,迫害投红军的农民之时红军又从金川方向、卓克基方向,突然返回果尔维,反动派又四处逃散,此次红军来得更多,住得更久。他们成立了“妇女会”、“儿童团”、“游击队”、“革命军”等组织。我就在这时参加了革命,全村有三十多从参加了“革命军”。我们“革命军”的主要任务是搜山和筹集粮食,我们积极参加了红军的活动,约在三五年的七、八月,游击队、革命军、苏维埃各派了一个代表去金川参加“联邦政府”会议,我代表革命军出席了那次会议,会议上,有个高个子军官喊我们去下载千赢PT客户端方向正式参加红军,我们返回后不久,红军就开始从果尔维出发,时在一九三五年秋末。
我们跟随红军翻二毛山去卓克基,在卓克基休整两天后就到梭磨,到达梭磨时,我同其它八个人得了重病,部队开走时,红军首长安慰我们:“要我们好好养病,待病稍好一些时来赶大部队,红军不会走得远的”。红军走后不久,反动武装截断了路,无法去赶大部队,我们就向金川方向跑,当我夜间摸回果尔维一打听,全村子基本跑光,反动派正血洗“亲汉派”,反动气焰嚣张到了极点,我家中双亲已去世,东西被反动派洗劫一空,我只得跑向金川喀尔一带避难逃荒。二十三岁时才返回果尔维定居,那时的果尔维满目荒凉,红军长征时全村八十多户人,红军走后由于反动派的血腥镇压,仅八下八户。就以各尔科寨为例,红军在时是二三十户人,最后只剩下三户,多少人为了逃难背井离乡,冻死饿死、被人打死在遥远的异乡。果尔维的人至今遍及阿坝、理县、达维区、金川、小金等地,这些罪恶悲剧的制造者就是地主、土司、头人,就是罪恶的封建制度!果尔维——曾经是中国工农红军的小根据地,有过它的兴盛时期,它尔后的衰落,不就是反动派罪恶的有力见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