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军过千赢网页手机版登入四土的历史与军事背景——第二节:红一方面军的态势

     1933年4月,蒋介石筹划对红军中央根据地进行第五次“围剿”,宣称抗日先剿匪,征诸历代兴亡,安内始能攘外……6月8日,在南昌召开“剿共”军事会议。7月11日,为对中央革命根据地进行有效围剿,组织庐山军官训练团,以德、美、意军事顾问为教官,分期对赣、鄂、湘等地的“剿匪”部队军官施以法西斯训练。7月23日,又决定华北驻军除留守部分,其余均南调江西,参加第五次“围剿”。直此,直接用于作战兵力达50万人、飞机105架。重新确立该次“围剿”战略战术,实行所谓“碉堡政策”,即由原来的“长驱直入,分进合击”改变为“战略攻势、战术守势、步步为营、稳扎稳打”。同时施行“七分政治、三分军事”政治策略,大力加强反共宣传,实行经济封锁措施,从政治、文化、思想等方面配合军事“围剿”。
      此时,中共苏区中央局按照临时中央关于“分离作战”的方针,把红一方面军主力整编为两部分:一部在抚河、赣江之间作战;另一部进入福建作战,即所谓“两个拳头打人。”希望两个战略方向同时取胜,尔后集中方面军及地方部队,会攻抚州和南昌。7月1日,彭德怀、滕代远所率东方军主力由广昌地区出发,5日到达福建省宁化以西地区。至8月2日,先后占领归化、清流、泉上和朋口、连城、新泉、白沙等地。15日经清流、归化进抵夏茂地区,以主力攻占洋口、峡阳等地,消灭洋口、顺昌、将乐一带守敌。林彪、聂荣臻率领中央红军在吉水、永丰、新淦、乐安、宣黄之间打击敌人构筑碉堡部队,破坏敌人封锁线。9月25日,蒋介石乘红一方面军分离作战之际,以北路3个师兵力由南城、硝石向黎川发起进攻。28日,黎川失守。后双方在硝石、资溪桥、金溪浒湾地区及连家渡附近展开数次拉锯战。中共中央临时中央提出要“御敌于国门之外。”因而丧失主动权,造成巨大伤亡,于11月11日被迫撤出战斗。
      这时,共产国际派遣的军事顾问李德到达中央革命根据地,受到博古、项英等人的推崇。据曾为李德翻译的伍修权回忆:“李德自恃是共产国际派来的代表,利用中国同志对共产国际的尊重,取消军委的集体领导,实行个人的专权,专横跋扈,独断独行。他名义是军事顾问,实际上是统帅,是‘太上皇’。不懂得也不了解中国革命战争的特殊性,完全拒绝红军血战史经验,只凭学院学到的军事课本……,凭着地图指挥战斗……他们不仅剥夺毛泽东对红军的领导权,而且把毛泽东正确的军事路线,当做所谓‘游击主义’、‘逃跑主义’拼命反对和攻击”。
      1933年11月,“福建事变”发生后,蒋介石急调“围剿”苏区的九个师入闽,讨伐十九路军。这本是粉碎敌人“围剿”的绝好机会,但博古等人拒绝朱德等人的正确建议而再次丧失机会。12月,李德以统一前后方指挥为名,剥夺朱德对红军的领导权和指挥权,改由博古和李德直接指挥。
      1934年春,“福建事变”平息,蒋介石重新纠集重兵向中央革命根据地作向心推进。红军奋战两月,不仅未能御敌于苏区之外,反使自己完全陷入被动地位,损失巨大。4月10日,敌人11个师兵力进攻广昌,企图打开中央苏区北大门,直取红都瑞金。博古等人调集9个师兵力在广昌以北地区进行“广昌保持战”。18天后,伤亡惨重的红军退出广昌。此后,敌人从六个方面向苏区腹心兴国、宁都、石城等地突进。博古竟再下令“分兵把口”。“全线防御”,使红军进一步陷入被动局面。9月,瑞金以北的宁都、石城相继失陷。敌人继续向白衣岭、会昌发起攻势,中央苏区陷入危境。博古、李德不得不放弃固守中央根据地的计划,选择放弃和转移的道路,组成由博古、李德、周恩来组成的“三人团”,并明文规定:政治由博古负责,军事由李德负责。10月10日夜,中共中央和红军总部率领红军主力和后方机关共8万6千余人,分别从瑞金、云都地区出发,开始长征。由于“左倾”领导者不注意做政治思想工作也不擅长组织指挥,将战略转移变成大搬家式的仓促行动。庞大的后勤机关、印刷厂、被服厂、兵工厂使转移受到极大阻碍。
      后经“湘江之战”.“通道转兵”.“突破乌江”,红军历尽艰险,损兵折将过半,到1935年1月6日,红二师第六团到达距遵义90里的团溪镇。次日上午,冒雨向遵义进发,到达距遵义仅30里的团溪镇,歼灭守敌1个营。当夜进至遵义城外,施计巧开遵义城门,全歼守敌,占据城池。红四团继续前进,连攻板桥镇、娄山关、桐梓、牛栏关、松坝镇等地。9日,军委纵队进驻遵义,在城中发动群众,进行抗日宣传、惩办土豪劣绅,建立红色地方政权。
       1月15日,中共中央在遵义老城枇杷桥军委总司令部驻地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即“遵义会议”,就中央红军长征以来争论的问题,主要是军事路线问题进行讨论和总结。出席会议的人员包括:毛泽东、朱德、陈云、周恩来、张闻天(洛甫)、秦邦宪(博古)、王稼祥、邓发、刘少奇、何克全(凯丰)、刘伯承、李富春、林彪、李德等。由博古作《关于反对敌人第五次“围剿”总结的报告》,由周恩来作副报告,由张闻天作反对中央领导单纯防御军事路线的报告。毛泽东也在会上作了长时间的发言,批评李德、博古在领导方法上的极端恶劣的作风,其意见得到大部分与会者的支持。会议增选毛泽东为政治局常委,取消“三人团”及博古、李德的最高军事指挥权,通过《中央关于反对敌人五次“围剿”的总结决议》,重新肯定毛泽东根据战争实践经验总结出来的一系列战略战术的基本原则,重新确立了毛泽东对红军的指挥地位。尔后在毛泽东同志的指挥下,红军经过“四渡赤水”和“巧渡金沙江”、“强渡大渡河”5月30日至6月2日,中央红军主力顺利通过泸定桥,蒋介石使红军成为“石达开第二”计划宣告彻底破灭了。